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她就是艷壓了

柳飄飄了嗎 10-05 39

最近上映的三部電影,《中國機長》只算是表現平平。

故事不夠緊湊,支線太亂。

角色設定或許有深意,可惜實際表演看上去十分多余的幾個明星,尬出天際。

但,有一個人的表現,卻無法忽視。

袁泉。

最吸引飄飄眼光的,是熱搜上的一個花絮片段。

靚麗空姐和帥氣機長拖著箱子,氣派亮相。

走在最前面的張天愛和李沁,從裝扮到神情,已經滿足了我們對最美空姐的想象。

可當鏡頭一切到袁泉,情況完全不一樣了。

步態沉穩干練,淡定自若,臉上的微笑散發著自信和專業。

相比之下,兩個小花的步態,顯浮顯扭捏了。

小花天天見,袁泉一出,才算讓飄飄感受到,久違的大青衣氣場。

長久以來,大家對 " 青衣 " 似乎抱有一個錯覺:

青衣就是長得不美但是演技好的女演員。

其實真不是。

青衣和花旦的概念,取自戲曲,行當不同,本工的角色也不同。

放到影視劇里,同樣是強調女演員角色類型上的區別。

比如花旦多是天真活潑的少女角色,偶像劇女主多是這種類型。

長相也是偏幼齒的、量感輕的;甜,但也單薄。

青衣則是指容貌較成熟、氣質更大氣端莊的女性角色,多出現在正劇里。角色層次更復雜飽滿,對演技的要求也更高。

對應的長相,五官 " 大 ",量感重。

雖不如小花們長相精致,卻有著小花們所缺乏的,飽滿的、綿長的韻味和獨特氣質。

而袁泉,她的外形和戲路一樣,早年并沒有準確的定位。

她的外形,可以劃分出三層。

第一層,洋氣掛,這來自歐式的輪廓。

但,同樣是洋氣少女,早年的她,因為顴骨突出,整體沒羅海瓊甜;

第二層,文藝。

但這一掛,她也不是最突出的。

早年在《如果沒有愛里》給周迅作配,誰更清靈,一眼看得出來;

而隨著年齡漸長,臉部線條越發干凈,韻味和骨骼感一起加重。

第三層,干練范兒,出來了。

青衣味也越來越重。

比起年輕時《藍色愛情》里那個讓人猜不透心思、文藝感濃重的話劇少女劉云。

如今的她,線條感更凌厲,古靈精怪的少女感消失了,但氣質里沉靜、溫柔又堅韌的一面,越來越突顯,這使她擁有很強的 " 精英感 "。

扮起唐晶,《中國機長》里的乘務長畢男等職業女性角色,令人信服。

表面淡然,內里堅韌的女性角色,也很適合她。

比如《大上海》里回眸美如畫的葉知秋。

和袁泉合作多年的導演賴聲川評價她是——

" 半個世紀以來繼林青霞之后最有氣質的女演員。"

柏邦妮則形容她為,沉金冷玉

有金子般華美的外表,但不浮夸;

美石為玉,有玉的溫潤,卻也有石的冷硬。

這便是青衣袁泉。

袁泉不僅氣質安靜,表演風格也很克制。

《中國機長》里,袁泉扮演的畢男,經驗豐富、專業嚴謹。

一個眼神遞過去,一下就讓人明白情況不妙。

即便在危急關頭,一邊吸氧,一邊不忘安撫乘客情緒。

動作不慌亂,但被強風吹亂的頭發,復雜的眼神,閃現出內心對死亡的恐慌和壓抑。

冷靜、理智,就必須收著演。

我們常用最激烈場面的情緒釋放來檢驗一個演員的表演能力。事實上,更有力的控制,是如何在內心情緒激動時,仍然做到 " 收 " 著。

就像袁泉說的——

有很多場戲在現場拍的時候

都忍不住想流淚,但是

自己知道說這個眼淚得咽下去

因為這不是你

來釋放自己情緒的時刻

所以,我們看到了花絮的這一幕。

在導演喊 cut 之后,袁泉才用手指抹去眼淚,露出釋然的微笑。

這樣克制的表演,在《羅曼蒂克消亡史》里也有過。

她扮演著名女演員吳小姐,眼見自己四方奔走,大費周章才營救出來的丈夫,轉眼就為了錢財,把自己拱手 " 讓 " 給了別人。

這組長達二十多秒的長鏡頭,交代了她內心的悲戚、絕望和最后的無奈接受。

沒有哭,沒有鬧,波瀾不驚的臉孔下,情緒卻是起伏的、飽滿的、復雜的。

班主任常莉以前常常評價袁泉:

" 細節方面掌握得很好。"

" 眼神是定的,身體語言干凈,沒有多余的小動作。"

的確,袁泉一開始出道的時候,動作就干凈、利落,細節準確,但不像現在那么 " 收 "。

《藍色愛情》里她是調皮愛玩的劉云,因為成功捉弄潘粵明,開心得大笑。

《小魚兒與花無缺》里的蘇櫻,在表演上也偏輕巧。

我們以為青衣大多一出道就從成熟的角色演起,其實這是刻板印象。

青衣和花旦之間,雖有壁,但并非不可跨越。

如趙薇,一開始被稱為大花,也演過不少像小燕子、依萍這樣的少女角色,而后漸漸地走上青衣路子。

袁泉也是從少女角色開始,逐漸往層次豐富、立體的女性角色轉變。

但無論是趙薇還是袁泉,從花旦到青衣的轉變,必須有演技的加持。

袁泉的表演能像現在這么純熟、收斂而又有力量感,和她這么多年來一直在話劇里打磨有關。

她一畢業,就被分配到中央實驗話劇院。

一邊拍影視作品,一邊排話劇,這一演,二十多年來就幾乎沒斷過。

她愿意用長達兩三個月時間,反復打磨一個角色。

《暗戀桃花源》里云之凡,一演就是八十多場。

而像《簡愛》這樣的經典話劇,她獨挑女主角大梁,一演就足足演了十年。

還憑這話劇,獲得國內戲劇表演最高獎項 " 梅花獎 "。

合作《簡愛》的王洛勇說袁泉,話不多,但 " 走著路,吃著飯,真的是不停地在想戲 "。

和秦海璐搭檔的《青蛇》,形體上的動作又多又難。

不過正因為把表演重心放在了話劇上,許多年輕觀眾從《我的前半生》里的唐晶,才開始認識袁泉。

對此,袁泉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。

她只不過像她專輯里朗誦的,弗羅斯特的《林中路》中說的:

在演員這條路上," 選擇了人跡更少的一條 " 罷了。

花旦都怕被遺忘。

青衣卻總是神隱。

一旦回到大眾視線,就能迅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前幾年只能給小花演娘的青衣,逐漸揚眉吐氣。

今年備受好評的小陶虹袁泉是不是說明番位無用?

的確,若真要細究——

袁泉之于《中國機長》,小陶虹之于《小歡喜》,都不是絕對意義上的一番。

可事實是,壓根沒多少人想過這件事。

向前推 20 年,青衣的地位是怎樣?

畢業于中戲 96 級明星班的袁泉,大青衣徐帆、江珊 ,是她的師姐。

同班同學章子怡、秦海璐、梅婷、胡靜、曾黎、張彤、 李馨雨。

八人并稱 " 八大金釵 ",從身形到長相氣質,都是妥妥的青衣路子。

倒是現在,時代審美 " 幼 " 化明顯。

連學院派的招生標準,都或多或少被如今的狹隘審美影響,偏愛所謂 " 影視劇上鏡小臉 "。

以前我們(中戲)會考慮話劇舞臺演員多一點

臉盤稍大一點

身形啊都長一點

大青衣

現在到影視劇又不行了

太大臉出畫面

(現在)80% 都在為影視劇選人了

我們這時候才發現,花旦易得,青衣難求。

因為出一個真正的大青衣,需要時間。

要把較之花旦更復雜立體的正劇女性呈現得豐滿有血肉,需要經歷、閱歷和氣場的沉淀。

青衣,也并非全都一出道就是青衣——

小陶虹在《紅色》《小歡喜》之前,也演過嬌俏可愛的小龍女。

姚晨最初給觀眾留下印象是《武林外傳》。

咋咋呼呼的郭芙蓉,也和端莊溫婉的青衣形象,八桿子打不著。

即便是一出道路子就走得標準的大青衣們,也沒停止過做積累。

秦海璐,22 歲拿下金馬影后,33 歲拿下中國話劇金獅獎,35 歲拿下白玉蘭視后。雖成名早,但從大銀幕到話劇,再到小熒幕,是戰績,也是經歷。

梅婷,起點高,未畢業就和哥哥合作《紅色戀人》。

之后,苦情懦弱的梅湘南,驕傲的資本家 " 小姐 " 安杰,明明都是國民度極高的角色,卻自然地絲毫不讓人串戲。

這是戲路的深耕。

袁泉,影視作品不多,表演卻未荒廢過。話劇舞臺沉淀十年,獎項拿了大滿貫,還成了 " 中國話劇百年名人堂 " 最年輕的演員。

40 歲時,她以唐晶回歸。

這樣的氣場,年輕時更敏感的袁泉,也許演得出行為,卻不一定能演得出韻味。

青衣們是要花十年二十年來養的。

她們需要時間,把時間內所獲取的所有經歷、情感和體會,一點點內化于演技,消化于心。

比之花旦,她們最珍貴的,早不是光華的耀眼,而是光華的長久。

影視寒冬對青衣來說,焉知非福。

越是優質的本子,越回流到了青衣手中。

在這個容錯率低的寒冬,扛得住收視、經得住檢視的青衣們,終于難得地上了一次熱搜。

今天飄飄并不是想借青衣,來踩花旦。

畢竟戲路不分高低貴賤,也可流動。當下青衣也曾是花旦,小花有朝一日也能做青衣。

只是當炎夏的百花開盡,經冬的梅花們,當得起一曲遲到許多年的吟詠。

以上內容由"柳飄飄了嗎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相關標簽 袁泉
娛樂八卦

娛樂八卦

娛樂領導者 八卦弄潮兒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新时时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