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ZAKER 融媒體平臺 合作 加入

叱咤賭場的澳門第一美女:彈指間億萬家產,轉眼間人財兩散

最人物 10-05 41

何婉琪曾擁有過尋常人所艷羨的一切:親情愛情,財富權力。她的人生也被眾人視為傳奇。然而最終,親人離散,愛人反目。除了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億萬家財,她最終卻一無所有,徒留感慨唏噓。

文 | 阿伍

澳門媒體稱:" 何婉琪的人生精彩程度遠超任何一部電影。"

她曾幫賭王何鴻燊(sh ē n)打下澳門博彩業的半壁江山,最后卻分道揚鑣;也曾與堂弟違抗世俗轟轟烈烈愛了半生,最終卻對簿公堂,此生不復往來。

何婉琪曾擁有過世間絕大多數人永遠無法想象的財富與權力,然而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尋常人家都有的真情,卻成為她難以獲得的奢侈品。

商海沉浮,豪門恩怨,在這個女人身上一一上演。

2018 年 6 月 5 日,曾在澳門叱咤風云的何婉琪走完了 95 載漫長人生。

沒有風光大葬,沒有告別儀式,她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直至她去世 2 個月后,才有知情人士從墓園申請表中探查到這位昔日 " 賭后 " 的最后歸宿。

她的往日風光,最終化作一抔骨灰,與常人無異。

何婉琪本是天選之女。因在家中排行第十,被稱為 " 十姑娘 ",她的親哥哥,是日后鼎鼎大名的 " 賭王 " 何鴻燊。

何鴻燊(紅圈標記左)何婉琪(紅圈標記右)

她生在世家,祖父何東被譽為香江最后一位貴族。自他起,何家富了將近百年。

然而在何婉琪 12 歲那年,父親何世光被股票信息所誤,孤注一擲進行投機炒作,股市變化風云詭譎,朝夕之間,何家從天堂直墜地獄。

豪宅出售,家仆遣散,與何世光一同投資的兩位兄弟接連自殺。為躲債,何世光帶著子女趁夜登上輪船,狼狽逃離曾經賦予他地位與財富的故土。

而 12 歲的何婉琪,也由無憂的貴族少女,淪為遠走越南的異鄉人。

沒了專車別墅和前呼后擁的仆從,生活無人照拂;母親留在國內,父親很少回家,語言不通,種族歧視,她只能獨自適應驟然變化的環境。

有時,女孩會懷念從前的錦衣玉食,也想念兒時的萬般寵愛。然而生活不允許她停步嘆息。

那時的她,是弱者。只能在別人的地盤上討生活。

常隨父親出入生意場的何婉琪,漸漸看得清楚世故人情,爾虞我詐。也深知商場如戰場,成王敗寇乃是鐵律。

生來是人上人的何婉琪怎甘屈居人下,她要成為強者。

昔日溫室中的花朵,在熱帶灼熱的陽光下倔強地成長。

七年異鄉歲月中,世事賦予她堅韌要強的個性,時光也讓瘦弱單薄的稚女長成窈窕婀娜的美人。

據那時見過她的人所說,何婉琪的美貌攝人心魄,就連越南末代皇帝都曾為之傾倒。

然而那時的她,只想要財富與權力,愛情對她而言,無關緊要。她曾利用皇帝對她的愛慕,幫父親辦下了在越南難以獲得的賭牌(由政府發放的博彩業準入許可)。

在全家人的努力下,債務漸漸還清。1941 年,少女跟隨父親重返故土。

回國之際,適逢祖父結婚紀念日,春日高樓明月夜,盛宴在華堂。杯觥人影相交錯,美酒泛流光。

家族齊聚,何婉琪盛裝出席,那是長大后的她第一次在公開場合露面。一亮相,便驚艷四座。眾人皆說,十姑娘稱得上是 " 澳門第一美人 "。

何婉琪靜坐席間,打量來往賓客。不知怎么,一位少年迎上了她的目光。

那一瞬,四目相對,一眼萬年。愛情就這樣翩然而至。

但這注定是一場悲劇。

因為少年名叫何鴻章,是何婉琪的堂弟。雖已不是三代內的近親,但在族人眼中,這仍是禁斷之情。

少年何鴻章

父母也罵過,兄長也勸過,奈何,何婉琪認定了那是真愛,絕不愿意放手,甚至以性命相要挾。

只是最后,這段感情,最終以何鴻章被送去美國留學,何婉琪草草嫁人,成為豪門聯姻的犧牲品而收場。

那些年,何婉琪并不如意。

當時嫁入的豪門已然敗落,只剩一具空殼,丈夫麥志偉也只是一個領月薪的上班族。

何婉琪與麥志偉

她生了一兒一女,做著無趣的工作,蝸居在普通公寓。無數次夜深夢憶少年事,她不甘自己被無愛的婚姻與平庸的日子慢慢埋葬,卻也只能如此。

直到 1953 年,何婉琪在馬場又一次遇到何鴻章,那位無數次出現在她夢中的少年。

早已在十年分隔中被磨滅的愛與熱望,在二人相逢的一刻重新爆發。

奈何他們的感情注定不會為世俗所容,家族再一次出手,安排何鴻章也結了婚。

十姑娘看著堂弟坐上婚車,身旁是金發碧眼的佳人安妮,只得將情感再一次藏于心底。

然而那時,何婉琪腹中已經有了何鴻章的骨血。為做補償,堂弟為她留下 200 萬港幣。

人間世事,凡是終曲,皆成序章。何婉琪精彩的人生故事,此刻才剛剛開始。

何婉琪拿到 200 萬的那年,正是何鴻燊進軍博彩業的時候。

1961 年,何鴻燊與葉漢,霍英東聯手,將已經連續持牌(賭牌)24 年的傅老榕拉下馬,大戲謝幕,塵埃落定。

然而打江山易,坐江山難。

博彩業是塊大蛋糕,覬覦者無數。何鴻燊需要從家族中選出一人,來做自己的副手。

那時,何家人說:" 六姑娘好賭,不能沾染賭場生意,而八姑娘和十三姑娘是文人,不懂生意經,長于生意和經營的十姑娘是家族生意最佳的人選。"

事實證明,族人沒有看錯。

幫何鴻燊贏下這場戰爭的,正是一向要強的 " 十姑娘 " 何婉琪。

其實在她初入賭場時,并不被外界與同行看好。因為在那之前,鮮少有女人踏足博彩生意,何婉琪入股時,甚至不能用自己的真名,只得以一個男性假名替代。

但她用事實向世人證明,自己可以比男人做得更好。

她不僅極具魄力地將 200 萬悉數投入兄長事業,還親自下場,幫不熟悉博彩業的哥哥操持打理。

何鴻燊

通過大批撤換員工,她架空了當時企圖獨吞賭牌的葉漢,又引入美國成熟的賭場制度,將原本滿是江湖黑道氣息的賭場轉變為高端正規的娛樂產業,她開設的 " 貴賓廳 ",成為澳娛公司最大的盈利來源。

馭人之術,她也極懂。

對于認真踏實者,她處處關心,每逢節日,何婉琪都會為員工備下禮品與點心。而對規則破壞者,她毫不留情,有老臣違反規則倚老賣老,她也敢一聲令下將之開除。

澳門曾流行這樣一句話:" 十姑娘出一聲,整個賭城都要震動。"

大到董事會的決策權,小至葡京賭場內的手信鋪、餅鋪和食肆的經營權,都握在何婉琪手中。

她在澳娛權傾一時,人稱 " 賭后 "。

兄妹二人聯手,締造出一個輝煌帝國。她個人名下的佳景集團壟斷了澳娛旗下半數的賭場與餐飲娛樂生意。

" 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 " 的日子,何婉琪過了 25 年。

從前她想要的名與利,如今都握在手里了。

何婉琪與何鴻燊

只是天下大勢,合久必分。澳娛公司同樣遵循這一規律,從前親厚的何家兄妹,早已貌合神離。何婉琪的權力也在不斷被褫奪。

只是何鴻燊手中握著的秘密,讓她敢怒不敢言。

何婉琪曾在回憶錄中披露,自己逐漸由從前占股超過 20% 的大股東變為持股不足 8% 的小角色,最親近的秘書是何鴻燊安插在身邊的眼線,澳娛高層都將她視為空氣。

最初的那 200 萬投資,隨著澳娛壯大已經如滾雪球般增長到百億,然而自己所獲分紅,甚至還沒有普通員工多。

她不無委屈:" 在澳娛,沒有人把我當人看。"

野心勃勃的 " 四太 " 梁安琪的出現,讓何婉琪陷入了更深的危機——哥哥企圖將她手中股權全部轉給四太。

四太梁安琪(右)

那是自己一手搏下的江山,何婉琪怎肯輕易拱手相讓。

被斗爭沖昏了頭的她儼然成為一條盤踞在財寶上的龍,絕不會放任他人覬覦自己的財富,哪怕是自己的親哥哥。

既然四太在賭王的授意下入局,何婉琪便準備安排兒子麥舜銘進場。

她要的不算多,只是要求賭王將自己名下澳娛 7.3% 的股權轉至麥舜銘名下,讓他加入澳娛董事局。然而卻被何鴻燊一口回絕。

哥哥的拒絕點燃了何婉琪心中的怒火,憤怒在她胸中迅速膨脹。深埋多年的秘密,也在斗爭中漸漸浮出水面。

麥舜銘,便是何婉琪當年與何鴻章懷上的那個孩子,是何鴻燊用以要挾她的 " 把柄 ",也是日后一系列紛爭的導火索。

麥舜銘

這個男孩,更是何婉琪最偏愛的孩子。

何婉琪的長女曾回憶道:" 母親愛三弟是最多的,他永遠會得到最好的禮物,最多的寵愛與最耐心的關注。與他比起來,我們其他人似乎都無關緊要。"

然而此時,為了利益,何婉琪把最疼愛的兒子也當作棋盤上的一顆卒子。

她主動公開了麥舜銘的身份,讓兒子認祖歸宗,還更名為何東舜銘。

從前的軟肋,何婉琪要將之變為利器,企圖扳回一城。

與此同時,她將何鴻燊告上法庭,指控澳娛分紅制度不公,惡意奪取自己股份,還控告何鴻燊違反公司章程,要求法院徹查財務賬目,甚至將公司內諸多不能見人的秘密公之于眾。

她想要重新奪回股權,除此之外,還要求哥哥支付高額的精神賠償金。此刻,親情、體面,于她而言,都不及財富重要。

何婉琪與何鴻燊

一時間,澳門上下嘩然一片。小報娛記大肆報道:" 賭后十姑娘為獲利益已入瘋魔,不惜大曝家丑,還把長子做工具。"

可惜最終,事情并未如她所愿。法院最終駁回了何婉琪的大部分指控,也拒絕了她的索賠要求。

新年前夕,何鴻燊的秘書走進了她的辦公室,不必來者開口,何婉琪也已知道這場戰爭的結局,她澳娛董事長的職務,被徹底解除。

苦心經營 40 載,十姑娘終究落得一場空。

固然失落,但好在另一邊,何東舜銘成功認祖歸宗,了了她一樁心愿。而她自己,也被堂弟的家庭所接納。

坎坷半世的愛情,終于等到了并不圓滿但也尚還溫暖的結局。

何鴻章(中)、何東舜銘(右)

然而,這一切皆由利益而起,重新尋回的情感,在 7 年后再一次分崩離析。

何東舜銘好賭,閑散,從前何鴻章支持他的資金都已被全部敗光。

當何東舜銘再一次向父親伸手要錢時,被再也忍無可忍的何鴻章痛斥。

何婉琪本以為這只是又一場因財而起的爭執,令她沒想到的是,被斥責后的兒子竟然揚言要斷絕父子關系。

老爺子也被激怒:" 我又不曾驗過 DNA,要像這樣,難不成誰都可以是我兒子?"

全家上下,再一次鬧了個雞飛狗跳。事態發展也漸漸超出了何婉琪的預想,一切都走向了失控的邊緣。

不過短短幾年時間,那彌足珍貴的溫情便再一次被金錢與利益攪碎。

已至耄耋的她看著父子決裂,自己也與昔日愛人對簿公堂:

何東舜銘以誹謗名義將父親告上法庭,索賠六億美元的精神補償金。

而何鴻章又將何婉琪和兒子狀告上法庭,要求償還當年以信托方式委托其掌管的 200 萬澳娛股份和信德船務股份。

何婉琪卻則堅持認為那筆錢是贈予,拒不償還 ......

光陰走過半個世紀,誰都無法說清,那 200 萬究竟是以何名義給了十姑娘,但起因是愛,這一點毋庸置疑。

因此官司來來回回打了許多場,始終沒有一個分明結局。

最終只是讓人看清,50 年前的真情早已不復存在,只剩下無休止的利益糾葛。

68 載愛戀,終不敵世事輾轉。年少時的風花雪月,散落成如今的一地雞毛。

父子相認時的照片,還擺在何婉琪的案頭,尚未來得及撤下。

在商海浮沉一生的十姑娘心中,只剩一片悲涼。

何鴻章、何東舜銘父子

2017 年初夏,何婉琪曾收到一則口信:何鴻章想見她和兒子最后一面。

十姑娘合上眼睛,搖搖頭說:" 不見。"

那時,昔日少年郎已病入膏肓,彌留之際,他許下遺愿——讓長子何東舜銘為自己扶靈。

然而直到葬禮結束,等來的只有一個寫著挽聯的花圈。

早知如此絆人心,何如當初莫相識。曾經愛得那么深,那么熱烈的兩個人,抵住了家庭的壓力與世俗的目光,卻最終敗給了利益。

2018 年 6 月,何婉琪病逝。然而直到 2 個月后,她的死訊才被首度公布。

她的侄女在接受采訪時說:" 我也是通過媒體報道才知道這一消息的。" 甚至她自己的親生女兒,都不曾在第一時間知道母親去世的消息。

如此封鎖消息,是為了防止遺產分割中旁生枝節。

斯人已逝,她帶走了一代人的恩怨,卻仍給后輩留下了無盡的紛爭。

人們都說,當喜劇開場,配上鬧劇高潮與悲劇結尾,才是一出真正精彩的大戲。

何婉琪的一生,遠比戲劇精彩,也遠比戲劇令人唏噓。

多少人眼見她高樓筑起,又目睹她從一手搭起的大廈中狼狽退出,從前緊緊攥著的財和權,都已落入他人手中。

兄妹二人在公司會議上

這位一手締造澳門風云的女子,在人生的 95 年中,曾擁有過無上的榮華,知心的愛人與可靠的兄長。

然而當人生走到終點,輝煌早已逝去,甚至平凡人擁有的溫情,她都再也無法獲得。

據傳聞,她在遺愿中仍舊不曾釋然,還在要求哥哥何鴻燊歸還她的 20 億股息。

她一生想要的太多,然而一切都如緊握在手中的沙,漏得一顆不剩。

不知她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是否會想起單純的孩提時代;是否希望回到最初為了純粹的愛情不顧一切的 18 歲;是否會懷念當年兄妹同心,攜手打拼的日子。

不知她會不會反思,如果她在適當的時候略微放松抓緊欲望的手,后來的人生中是否會擁有更多?

只是," 后來 " 這個詞,詮釋了一切不想改變,最終卻面目全非的事。這個曾經擁有一切的女人,最終一步步把所有的至親至愛,都變成了敵人。

除去她的貼身陪護,外界無人知道何婉琪人生最后幾年是如何度過的。聯系不到她的妹妹和女兒甚至發出了尋人啟事。

人們無從揣測這場豪門大戲最終會以怎樣的結局收場。只是在她死后兩個月,報上刊登了這樣一則消息:何婉琪入葬摩星嶺昭遠墳場。

她的昔日愛人何鴻章也安葬于此,二人的墳塋緊緊相鄰。

難滅的欲望與難了的情,或許只能交給死亡去消解。

以上內容由"最人物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相關標簽 澳門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新时时走势图